岁月留痕

长江委“书香三八·百年圆梦·幸福启航”三等奖作品——理想信念是永远的旗

来源:工会 时间:2021-12-20 作者:李捷 编辑:李潇潇

理想信念是永远的旗

——再读《红岩》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

这是我个人非常喜爱的一首红歌,每当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江姐身着一袭蓝色旗袍,凛然正气的光辉形象,同时我的脑海中还会闪现出一幅图——血色残阳里坚硬的悬崖上耸立着一棵挺拔的松,这幅极具象征意义的画正是经典名著《红岩》的封面。

最近,女儿的小学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读书节”系列活动,今年的主题是“读党史,知党恩,革命薪火我传承”,要求每位同学读一本红色书籍,撰写一篇读后感。我没有迟疑,给她推荐了《红岩》。女儿今年十岁,上五年级,阅历与理解能力有限,我不要求她读完全本,只是建议她读一读感兴趣的章节,写一个她最感兴趣的人物。

记得我第一次阅读《红岩》,好像也是我女儿这般的年纪,那段时间我们学校举办了一个“红色电影教育周”活动,下午不上课——到电影院里观看一部红色电影。其中有一天,我们观看了电影《红岩》,是大明星于蓝、赵丹还有方舒主演的,特别好看。兴致勃勃地回到家里,我就开始着手翻老爸的书架。老爸一生没有什么嗜好,就喜欢下个围棋,读个书。他对他的书有一种痴爱,给我规定看书之前必须洗干净手,如果把他的书窝个角或者弄皱一点儿,那我可就惨了,一顿皮肉之苦在劫难逃。他的书架上有一本挺陈旧的《红岩》,纸页泛黄,那是他高中时自己买的。据我奶奶讲,买书的钱都是从奶奶给他的早饭钱里一分分省出来的。可惜我那时看书并不认真,喜欢跳着读,我就拣出来小萝卜头和江姐的部分,一本厚厚的书一个晚上就算看完了。

转眼已是三十年过去,三十年有多少事变成了往事,似扬尘轻舞,渐渐散落。那些年里,我上大学学水利、走上水文工作岗位,然后为人妻、为人母。光阴流逝,人生浮沉,身边的人走的走、来的来,很庆幸,我变成了当年那个爱买书爱读书的爸爸,我也有了自己的书柜,有了我的“精神家园”,也有了和我当年一样爱爬书架的我的女儿。

这一次借着陪伴女儿亲子共读红色书籍,我又捧起了《红岩》这本书。爸爸已远走,他的书柜留给我当个念想,我却不敢再随便翻动它。我的书架上多了一本新版的《红岩》,这本书自1961年12月第一版问世,到今年整整60年,已经前后印刷了170余次,总发行量超过1000万册,陪伴着几代中国人的成长。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经典,不管处在什么样的时代,永远有着历久弥新的魅力和价值,永远是书架上必然会出现的那本书!读书是终身的事,不同的年龄读同样的书也会有不同的理解。这一次我不再像青少时期那般囫囵吞枣,我暗暗地要求自己做“沉浸式”全本阅读,对于每一个出场人物和每一个隐匿的细节都认真揣摩和推敲。我读得相当慢,花了整整六天的时间才读完。

我认识了另一个江姐,一个更加真实更加立体的江姐。江姐在现实中的原型人物叫江竹筠,小说中叫江雪琴。之前我理解的江姐,是一位坚贞不屈的女共产党员,是一位真正的英雄,仅仅这样未免有点“泛脸谱化”,我力求在书中找到她更多的属于普通人的一面,平凡的那一面。是的,我的确找到了!她是一个妻子,挚爱着有共同革命追求的丈夫,这次来重庆,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分别一年的丈夫,她兴奋、激动,想着他身体不太好,她专门给他带了点鱼肝油。可是啊,万万没有想到,她并没有等到活生生的丈夫,见到的却是悬挂在城门上的丈夫的头颅,她自责、悲愤,她想放声痛哭,又马上忍住怕身份暴露,然而她终究有血有肉啊,“她的脚步,不断踏进泥泞,一路上激起的水花、泥浆,溅满了鞋袜,她却一点也不知道……她深埋在心头的仇恨,比泪水更多,比痛苦更深”。她是一位母亲,她的儿子叫“云儿”,可惜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她无法抚育她的孩子,孩子托付给战友抚养,诚如毛主席所说,“我们干革命是为了造福下一代,而当时为了革命,又不得不丢下下一代。”这是非常辛酸的现实。江姐把更多的母爱倾注在“监狱之花”—那个小小的父母全部殉难的乳婴身上,这是更加普世的爱,书中的“小萝卜头”和“监狱之花”都代表着传承,代表着革命理想的薪火相传。她还是一个女人,她爱整洁,蓝衣旗袍永远是干净的,在就义之前,她用手拉平旗袍上的褶皱,擦拭去鞋上的灰尘,她走得很从容,也很坚定——要知道这是一个在敌人面前异常机智、冷静、庄重的女人啊——她还是一个年轻的、爱美的女人啊——她牺牲的时候只有二十九岁啊——如果她选择另一条路,她是可以不死的啊!列夫·托尔斯泰说:“英雄主义是在于为信仰和真理牺牲自己。”江姐就是这样的人,理想信念是她永远的旗,以身许党,以身许国,她是多么平凡又是多么不平凡的英雄!

纵观全书,并没有一以贯之的绝对主角,实际上小说《红岩》一共塑造了60多个鲜活又生动的人物形象。以前我只知江姐、小萝卜头、许云峰和华子良,这一次我把目光更多地投注在成岗、刘思扬、李青松、齐晓轩、余新江、胡浩、双枪老太婆等这些次重要人物身上,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出身不同,经历不同,相同的是他们都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人,在血与火的炼狱中,他们都一次次地经受住了严酷的考验。正是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这面红色的旗,把他们紧紧地凝聚在一起,共同雕筑出一座巍峨的《红岩》英雄群像!

红色的歌曲唱了100年,红色的故事讲了100年。100年后的今天,江姐和她的同伴们心中那个希望建立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幸福美好的新中国的愿景真正地得到了实现,今天的中国,日新月异,国泰民安,新一代的共产党员抗疫情、战洪魔,守初心、担使命,在红色的旗帜下续写新的平凡与不平凡的篇章!

夜已深,女儿已经酣然入梦。我偷偷地翻看了她写的读书笔记:“今天,我和妈妈一起读了《红岩》,我最喜欢的人物是小萝卜头,他真的是个特别勇敢也特别可怜的孩子,牺牲的时候只有九岁,比现在的我还小一岁。如果可以穿越,我想穿越到1949年,我要告诉小萝卜头,他画的那张画,他的理想,他期待的黎明,已经实现了,我们新中国的少年儿童,生活是多少幸福,我多想看到他的笑脸,跟他分享我最爱吃的奶油饼干和冰淇淋,他那么爱学习,我还想拉着他的手一起看书、读书……”

责任编辑:杨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