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月留痕 >> 一张老照片引起的回忆 >> 正文

一张老照片引起的回忆
  稿件来源:中游局  发布时间:2017-05-15  作者:朱建成  编辑:罗莹

 

 

因工作性质,少有机会到基层测站出差,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休了,最大的心愿就是去曾经工作生活过的螺山水文站看看。承蒙领导的关心,让我随中游局验收组前往螺山水文站验收维修竣工的站房,完成了一个夙愿。

车一进螺山镇,就能看到远处大堤边一幢醒目的楼房,同行的同事告诉我,那就是螺山水文站,这与我的记忆大相径庭。车在水文站前停下后,映入眼帘的是刚维修后的站房,不远处的江边有一个现代化的水位自记台和气象场。放眼望去,周围的景象已面目全非,水文站附近的居民区早在上世纪98大洪水后就整体搬迁到镇上去了,江边的防洪子堤也被宽得能行驶车辆的大堤取代,看到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是感慨万千。

回到家后,翻出旧相册,找到了一张泛黄的老照片,照片上前排的年轻人豆蔻年华,后排的师傅们也正值壮年。久久凝视着照片,往事像电影样一幕幕从我眼前划过。

我1974年11月顶替父亲参加水文工作,先在陶朱埠水文站(现潜江水文站),两个月后转到螺山站成为测船上的一名轮机。螺山站是长江上的一个大站,断面宽、水流急,站上只有两艘木质小马力测船,工作条件非常差。每次出去测流,测船的行驶完全靠驾驶员给机舱发出前进、停、倒退等指令进行,在高水位时,由于风大浪急,小木船晃动得厉害,会引起呕吐,我们就放只桶在机舱里,一边呕吐,一边还要留意驾驶员的指令。当时的技术和设备,测一次流需要六、七个小时,如果是精测法,两条木船则要早出晚归才能完成。

那时的通讯手段落后,测站报水情基本是手摇电话机或电报,螺山站当时是用电报发送水情,为此,荆州地区邮政局洪湖支局还派了一名发报员常驻站上担任水情发报工作(前排右一),发报机需要用电,当时的螺山镇经常停电,遇到发报时停电,站上的人就会转动手摇发电机给发报机供电,现在的人大概只在战争影片的指挥部里见过,像踩自行车那样,只不过不是脚踏,而是双手摇。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小镇连自来水都没有,生活用水只能到几百米开外的江里去挑。去时空桶、下坡没啥问题,回时肩扛两桶水吃力地爬坡,是那种坑凹不平的江滩坡地,一担水往往要几个人轮换着才能挑到站房。到了冬天就更困难了,枯季水位低,滩地距离更远,遇上下雪路滑就更艰难了,稍不注意就会“人仰马翻”,弄湿全身。后来,为解决生活用水困难,上级给我们配备了一个水泵装在测船上,测流回来后就接上水管将水抽上岸,结束了爬坡担水的历史,令附近居民羡慕不已。

螺山站有着优良的传统,当时的站长沈仲希(后排左二)对我们年轻人要求非常严格,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组织我们学习业务,他自己也言传身教,处处带头。在他的教诲下,很多年轻人健康成长,如高级技师元国洪(前排左三),由一个临时划工(驾驶非机动船的人员)转成正式工,最后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一名船舶高级技师,同时收获了事业和爱情,这应该起源于螺山水文站,得益于沈站长的关心。

现在的螺山站可以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洁的站房里面工作、生活设施设备配套齐全。工作上,木质测船早就成为历史,测流用ADCP,水位是自记,水情发送是信息化。这些变化除了社会文明和科技不断进步外,也与我们长江水文这些年大力开展新仪器、新技术的应用是分不开的。

四十二年弹指一挥间,我也由一个年轻小伙转眼间步入花甲之年,经历过长江水文的艰苦年代,也看到了长江水文的突飞猛进的发展,深感欣慰。(前排右二为作者,照片背景为螺山站老站房)

 

 责任编辑:许先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