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月留痕 >> 测潮记事 >> 正文

测潮记事
  稿件来源:下游局  发布时间:2018-08-07  作者:龚朝海  编辑:刘丰

 

7月中下旬,我和站里几位同事一起参加泰州段12.5米深水航道监测项目水文测验工作,在南京留宿一夜,第二天下午赶到了泰州,直接奔赴测船停靠的油脂码头。

烈日正当头,江边的草木芦苇耷拉着脑袋,风儿也在酷热中失去了活力。时间紧迫,我们没作休息,直接开工干活。每个人穿上救生衣,把测量仪器和取水装备搬上自己所在的测船,各司其职进行仪器配装和调试,进行准备工作。一套准备工作完成后,大家都是汗流浃背。晚饭后,在宾馆一楼大厅召开了安全和动员会议,强调测量工作中必须注意的各个事项。

根据潮水涨落情况,我们第二天凌晨3点登船,随船提前出发赶往测验断面附近停泊待命;6点,第一个潮开始了。前两个小时,太阳含羞带怯威力不显,微风带着湿气让人神清气爽,测流和取水工作顺利进行。9点以后,气温陡升,江面上突然进入了蒸煮模式,阳光氤氲出水汽,隔着衣服让人觉得粘热难当。我们几个商量好换班的顺序,轮流进行取水作业。每趟流量测验结束,就有个人戴着帽子或者头披湿毛巾到甲板上取水,每次取水结束,都会衣衫尽湿。   

太阳渐渐西斜,余辉染红了西边的树林和云朵,知了也慢慢地消停了下来。这是最美妙的时刻,取水不用再披着毛巾或戴着帽子,风也随着夜色徐徐而来。取完水后,坐在甲板上看落日,看江边渐多散步的行人,看云彩在月亮的掩护下变成小怪兽,好不惬意。夜幕最终笼罩大地,船上的彩灯和测量标志灯也亮了起来,夜测开始了。由于视线不通透,航行和取水作业更要谨慎细心。测流时,我们会分出一个人站在船头帮船老大瞭望航道,每个测次都会及时通过甚高频汇报船舶动态,每趟取水工作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每趟测次结束,测船停靠在岸边后,抱个凉席薄被躺在甲板上,听着岸边滩涂上鸥鸣鹭啼,仰头数数天上久违的星星,偶尔还看到几架飞机闪烁在星空里…一整天的暑气和疲累都在这时候消退了。露营般的忙里偷闲,别有一番趣味。

换了两趟班,再醒来时,已经早上5点多了,船上师傅煮好了粥、蒸好了馒头,香气四溢让人食指大动。爬起来洗漱一下,就着榨菜简单吃上一顿,犒劳因熬夜而咕咕叫的胃。吃完走到甲板上做个伸展运动,又恰好逢上了日出,阳光把几片轻云染成金色,气温也逐渐上升,饱含辛苦却又元力满满的一天又开始了。

测验结束,晚上回到宾馆,洗完澡躺床上跟母亲视频聊天,她心疼我晒得黝黑的脸颊。然而作为水文人,我心底有江水一样的柔情和激荡,我喜欢江边的波浪,也不怕江上灼人的阳光,我把青春和汗水撒入长江里,很多年后,她都会记住我年轻时的神采飞扬。

 责任编辑:郑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