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江水文 >> 亲吻山峰的蚂蚁 >> 正文

亲吻山峰的蚂蚁
  稿件来源:技术中心  发布时间:2018-08-10  作者:蒋正清  编辑:技术中心

 

望着爬上脚面的蚂蚁,怔怔的出了神,恍惚间听到了刘光平师傅坚定的声音“换尺!”,机械的抬起手中的水准尺换到旁边,脚步也有所动作。可是当我再看向地面的时候,那只蚂蚁又一次爬上了我的脚面,回身望向另外一位也姓刘的刘武师傅,我突然抛出了一个很令人匪夷所思的问题“刘师傅,您说蚂蚁会热吗?”刘师傅看了我一眼,可能觉得我的问题非常奇怪,并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对我笑了笑,“我是不知道蚂蚁怎么想,但是我热死了,热死了也要完成进度,还剩一点了,坚持就是胜利。”我当时不知道这个笑容里包含了多少曾经流过的汗水,也没法仔细思索。

但我已经笑不出来了,拖着疲惫的身躯,紧绷着神经,喉咙已经对大脑没有反应了。明明十分钟以前刚刚喝光了1小瓶矿泉水,可是这过分的天气,似乎并不想让我们好受,仅仅10分钟就蒸干了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的水分。要说为什么我在这里,有着这样不平凡的感受,得从大约1周前开始说起。1周多前我被分到了万州分局来实习,一下就接到了一个重要的工作——“长途水准”。据同行的师傅说,长途水准是水文人的基础工作之一。水文站从建站开始,水文站的基础水准点,就是当时的水文人,一步一个脚印,从国家水准点引测而来的。也就是说,刚到基层实习的我,第一时间就接触到了最最基础的水文人的工作。

水准测量我们当时在学校已经有所涉及,在我的脑海里也有个基础的印象,所以当师傅看着我语重心长的问我,长途水准十分辛苦,我是否能坚持下来的时候,我想着学校中实习的水准测量,坚定的回答“是的,没问题。”

水文人都知道,水准测量,如果又快又准,平地里水准测量,一天测3、4公里也是有的,我当时觉得这里的水准测量也是这样。可是事实总是会给见识浅薄的人以打击,当我们从出发点绕了很远的土路来到田野中间,刘武师傅指了指天边,告诉我那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了,这山沟沟里尺子怎么测得过去,那得测多久?当然,这些我都没有明面说出来,因为刚刚才表态没问题,只能扬起头跟师傅笑了笑,“您放心,我能适应的。”

反观现在拖着疲惫身躯、又渴又累的自己,完全不复当时的模样。现在才知道作为老一辈水文人的师傅们,口中的“经验”二字,其中包含了多少艰难困苦的奋斗。提前来进行过查勘,对当地地形的把握;脑中有清晰的脉络,每走一步都是经过仔细思考;掌握技巧,迅捷的动作,让水准尺从放下到摆正,又快又准;所有的这些都是几十年水文工作积攒下来的经验,师傅们也正丝毫不留的传授给我们。

我能接触到的基层水文人并不多,目前所见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而这所谓的“冰山一角”让我有了更多的思考。我见到的基层水文人,是这样的能吃苦,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了。那么更多的基层水文人,我想也是这样,辛苦工作,不畏艰难,大家一起流汗一起累,回到饭桌一切劳累抛到脑后,轻松的回归家长里短。饭桌上我感慨外业工作的艰辛,这时师傅们又给浅显的我上了一课,他们告诉我,有的地方,甚至连一餐像样的饭都吃不到,和大家快乐吃饭,插科打诨,可能都是一种奢求,可是那些同事们也都坚持下来了。

这个时候我又想起来开始的那只蚂蚁,它看似微不足道,却仍然在努力为它的族群献上自己的一份力。或许水文人也是这样,一个单独的个体或许并不起眼,大家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但作为一个群体,我们创造了一项又一项杰出的业绩。是什么驱使着一代又一代的水文人持续奋斗呢?我认为是老一辈留下来的水文人的长征精神,因为历史从不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精神,而正是水文人的长征精神,让一代又一代的水文人,一路走来,披荆斩棘,攻坚克难,初心不改。

而在新时代的长征路上,水文人将继续作为公益一类的行业,在不起眼的地方,如同工蚁一般,默默的为国家付出。胸怀理想,不忘初心,我们水文人做着的是与人民切身利益相关的最基础工作,只要我们不停下来,这条长征路,这条为民造福的使命之路,这条众多水文人众志成城的奋进之路,这条战胜艰难焕发青春的复兴之路,就会不断延伸,去往幸福的远方。

而作为新时代的水文人,我愿意成为“工蚁”的一员,即使大家看不到我的付出,我也要延续着师傅们的水文长征精神,遇到再大的困难和艰苦,学着师傅“笑一笑”。这个笑里面包含了多少的思考和多大的毅力,我还无从得知,但是这种“坚持一下,马上就结束了”的心态,也是水文人乐观面对困难的方法。所谓的经验,大抵就是吃过比别人更多的苦,经历过更多的风雨,茶余饭后的风轻云淡吧。

 责任编辑:杨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