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月留痕 >> 感动仅是开始,并非结束 ——98年抗洪记忆有感 >> 正文

感动仅是开始,并非结束 ——98年抗洪记忆有感
   发布时间:2018-08-30  作者:蒋正清  编辑:技术中心

 

1998年的那个夏天,长江发生了自1954年以来的又一次全流域性的大洪水,那年我3岁,对此毫不知情。时隔20年的今日,作为刚进入长江委水文局的新人,有幸拜读了老一辈水文人的珍贵回忆。通篇贴近现实,一下就了解了事情的全貌。

情至浓时,一切无言,唯有泪千行

看完这篇98年抗洪的文章,我眼睛里莫名有泪水在打转。洪水来时,对于外行人,了解的可能只是几个冰冷的数字,综合着无情的现实。我曾问过老一辈的人们,他们曾经历过1998年大洪水,他们只告诉我水很大,当时报纸上也曾说过多少多少水位,眼看着部分江段洪水漫过江堤,军人没日没夜地加高子堤。可是这次我才知道,这冰冷的水位,对于水文人来说,就是一段血与泪的历史。1998年大洪水,文中用了15个字来概括:来得早,来的猛,洪峰多,洪量大,时间长。简单15个字,就说明了洪水的异常。洪峰一个接着一个,水位长期居高不下,工作量远超往年,基层的水文人们日夜值守、连续作战,依旧顶着压力坚持了下来。文章中的那种紧张感,自然而然的让我有种在现场测流的临场感,更加佩服当时水文人那种不畏艰难的精神。

文中提到的沙市水文站的职工们,有两个片段让我感触最深。一个片段是他们的沙市水文站水文111号老测船,动力不足,抗洪能力差,本是不能在每秒接近4米的流速中逆流前行的,老船长靠着丰富的经验才使得测验顺利进行。这既是对船只状况和船长自我经验的一个考验,更是一种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大无畏精神。测船顶不住会是什么结果?他们不会不知道,但一声令下,他们没有丝毫犹豫,毅然选择逆浪而行,看到此处不禁为之动容。另一个片段就是洪水退去后,抗洪抢险部队凯旋,军车路过水文站时,军人们对工作人员的行礼,不仅让我感受到了军民鱼水情,更感受到军队指战员对我们水文工作由衷的肯定,此刻,一种自豪感伴着泪水而飞。

默默无闻,兢兢业业,科技促飞跃

水文人就是如此,水文行业从存在开始,就注定是为人民服务的一个行业。千千万万的水文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或许始终不为人知,或许也曾辉煌一刻。在我看来,作为水文人,就要有自己的觉悟,要不甘寂寞,恪尽职守,将这份看起来枯燥的工作,做出自己的经验。正如文中“老船长”临危而上的“绝活”,保证了在关键时刻冲得上去。我在万州分局见习也发现,师傅们都有自己的“绝活”,这些“绝活”都是靠日复一日的水文工作总结得出来的经验,是如何更准确更迅速取得水文数据的基石,想到这些,我忍不住在心中为老员工们鼓掌。

“98抗洪”以后,20年过去了,科技在一天天的进步,国家在一天天发展,水文行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最早的电报、电话报汛,变成了现在的互联网和卫星通信技术实时报汛;从最开始的流速仪和怀表,现在又有了更多的测流方式;从最早的驻测,到现在慢慢演变成了驻巡结合的方式。随着科技化产品的研发和投产,水文行业也将变得更加智慧,现阶段推行互联网+和大数据,一定也可以在水文行业发光发热。拥有三峡大坝和上游水库群联合调度手段与先进测报系统的今天,再遇上98年一样的大洪水,相信我们可以应付自如,将损失降到最小,这也是二十年前的前辈当时所想不到的。但如果更大量级的洪水来临,我们又将如何?

作为一名新职工,将这篇文章和我在万州分局现在见习的经历相结合,我真是受益匪浅,既感受到了当年的紧张气氛,身为水文人也有了因此而来的感动。在未来工作中,我也有了自己的目标。我一定尽自己所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像前辈们一样,默默无闻,兢兢业业,也更希望能随着自己的努力,将水文事业紧跟科技发展推向另一场变革。

 责任编辑:杨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