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岁月留痕 >> ‘98预报,博弈在无形的抗洪一线 >> 正文

‘98预报,博弈在无形的抗洪一线
  稿件来源:长江之鉴、长江防汛抗旱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10-09  作者:傅菁 蒋纯  编辑:杨杰

翻开历史长卷,抗洪,必定是1998年那一页最醒目的内容之一。在与8次长江洪峰博弈的战场,三千长江水文人布控长江,御高洪,战洪峰,用众志成城的坚守,用准确及时的洪水监测预报,在长江上筑起另一道无形的防线。

 

洪水中的沙市水位站自记台

“1998年初夏,我正在水利部党校学习,全国范围内的连绵阴雨,长江1号洪峰的形成,让我深知,长江防汛战役已然打响,心里就老惦记着。”时任长江委水文局预报处处长、现任长江委水文局局长王俊,对20年前那场大洪水的记忆,清晰如昨。

洪水并非突如其来,早在岁末年初,厄尔尼诺现象的信号已十分强烈。历史资料表明:强厄尔尼诺现象与长江中下游大洪水往往相伴而生。据王俊回忆,1998年初,长江干流水位出现持续上涨、枯季不枯的罕见异象。4月初,预报处发布的长期水文气象预报中,预计长江流域汛期水雨情总趋势明显偏丰,国内各专业部门及科研单位的预报意见此次也难得地高度契合,防汛形势严峻。种种迹象表明,1998年的防汛,绝对是场硬仗!

那个夏天,对王俊来说,不仅仅是遭遇罕见的流域性大洪水,更是他以刚刚履新的水文局副局长身份,继续坚守预报岗位而难以忘怀的一个夏天。洪水肆虐的2个多月,他签发了数百份水情预报。若将防汛比作是和洪水的一场战役,水情预报,就是战术中“知彼”的关键依据。预报员肩负的责任和使命,让王俊每一次落笔,都格外审慎。

审慎,是预报处一贯的作风;精准,是多年审慎形成的结果。成功应对1995年、1996年长江姊妹水及1997年三峡大江截流的预报,使预报处顺利实现承上启下,完成了传帮带,同年在首次全国水文预报技术竞赛中,几乎囊括所有奖项,立志成为行业排头兵的长江水文预报人,再次体现了整体实力。中下游洪水作业预报系统、交互式洪水预报系统相继投入使用,报汛局域网、广域网初步建立,新一代预报员人才不断充实加强……种种举措同步发力,确保当好长江防汛的尖兵和耳目。面对’98复式洪水,水文预报如何再立新功?

但是,囿于客观条件的欠缺,当时的报汛方式方法还存在诸多限制,突出表现为信息化程度不高,流域内水情电文传送主要依赖邮局发报,8时的水情到11时才勉强收齐,还常常中断;卫星云图是冲洗的黑白胶片,雷达回波信息靠传真接收,耗费大量时间;人工点绘天气、水雨情过程图;不分昼夜的对外查询人工服务,使多少情报预报员熬红双眼;BB机向手机过渡的年代,那时没有短信、微信,也没有email,全处仅处长配有一部模拟信号手机,俨然成为对外联络的热线……困难还是有不少。

黎安田主任听取水雨情形势汇报

1998年的洪水,峰高量大,高水位持续不下,严峻的汛情绷紧了王俊心中的预报之弦。从7月16日回汉,到9月23日汛情接近尾声,他吃住都在办公室,和时任水文局副总工、现任长江委总工金兴平,时任预报处副处长、现任水文局副局长程海云一起,带领着预报处56位同志,与接踵而来的洪水,一次次博弈。

98年预报员工作场景

从干流寸滩、宜昌、沙市、螺山、汉口、九江、大通站,到洞庭湖城陵矶、鄱阳湖湖口站,到汉江丹江口水库,甚至再到洞庭湖区的南咀、小河咀、沅江、营田、鹿角、岳阳站,每6小时甚至3小时重复作业一次,紧张的收报、预报、会商、发布,有条不紊,日以继夜。时任水文局局长季学武等局领导轮流值守,不时组织专题会商,预报处仿佛成为水文局的“中枢”。5次洪峰过境,预报起到了积极的参谋作用。

但高水位下浸泡了1个多月的长江堤防,险象环生,使他们不敢懈怠。8月1日,嘉鱼簰洲湾溃口!8月7日凌晨,公安孟溪垸溃口!!同日,九江大堤出现重大险情!!!从防汛调度大楼上望向不远处的江岸车站,一列列遂行抗洪抢险任务的军列不时到达,奔赴前线,让预报员的心和大堤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虽然不在出险现场,但水位过程线上欲降还升的一组组数据,会被预报员的第一反应及时捕捉,随即而来的是为现场抢险做应急预报。无需动员,一切按预案和分工进行,只是加班加点就是预报员的常事了。

更为严峻的考验是第6次洪峰,超长期二度梅造成的中下游洪水与“七下八上”的上游来水恶劣遭遇,流域性洪水形成了,对预报员实操能力和心理素质的“终极”检验,终究是来了。

8月16日,周日,全员上岗。

8月16、17日的水情公报

早8时的水雨情显示,72小时前预报的三峡区间和清江流域暴雨如约而至,出现峰上“带帽”叠加效应,据此预报,宜昌站洪峰流量将在10时达到63000立方米每秒。

“沙市站水位肯定要超过45米!”和时任预报处副总工程师葛守西短暂商讨后,程海云语气平稳地作出了研判,静谧的水情室内,一时没有谁来打破沉默,但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沙市站45米,分洪争取水位,意味着荆江分洪区,随时要准备启用。

分洪,荆江分洪区900多平方公里内将成一片泽国,50余万百姓将搬离家园,尽管已提前做出了布置,但局部损失巨大。然而,荆江分洪区是长江防洪综合体系的有效组成部分,目的正是为缓解荆江水患而设。如遇超标准洪水,若不按规定分洪,当时已处于超高防守的荆江大堤尤其是险象环生的洪湖干堤,防汛压力倍增,一旦出现重大险情,将严重威胁沿江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事关国家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的大局。

但是启用分洪在防御大洪水方案里还是有极限条件的,当沙市站超过45米并预报继续上涨时,才能做出最终选择。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了面前:面对具有54亿立方米库容的荆江分洪区,预报的沙市水位是否还会继续上涨很多,超过45米水位的超额洪量会有多大,形象地说,是否会出现用54亿立方米的“大脚盆”去装几亿立方米的“一瓢水”?

关键预报在关键时刻的关键作用,就在分洪决策的此刻,体现出对决策支持的分量。

11时,沙市站水位达到45.05米。雨洪不利组合继续呈现,据预测,未来24小时,三峡区间、清江流域还将有大到暴雨,但历时和强度还有待进一步判断。12时,一份水位预报表通过传真发往包括长江防总的各级防指:沙市站洪峰水位将达45.20米。

16时,从水利部水文局打来的一个电话,将水文预报推至风口浪尖:国家防总要求,在60分钟之内紧急回答6个问题,时间从接电话后15分钟算起。

这6个问题分别是:沙市站洪峰水位及出现时间、超45米持续时间、超45米超额洪量、隔河岩出流过程预估、分洪对降低监利、螺山等站水位影响以及未来降雨对洪峰的影响等情况分析。

要回答这6个问题,必须从长江沿线1000多个水文站汇总的几十万个数据中再次计算推演。千头万绪,却环环相扣。仅仅60分钟,要处理海量数据,并精准预报,技术压力可见一斑。比之更甚的,是心理上的压力。预报处所有人都清楚,这些问题,事关分洪决策啊,容不得半点闪失!

与此同时,时任长江防总常务副总指挥、长江委主任黎安田,在洞庭湖抗洪一线现场,也静待着最新预报结果。水文局局领导带领水文应急监测突击队赶赴荆江分洪区北闸,在现场做好了分洪监测的准备。

无愧使命,预报处做到了。紧张有序的预报和果断急促的会商后,形成了“沙市站最高水位超过45米的分洪水位不多;超高水位的历时不长;超额洪量很小;未来降雨量不大,不会再加高洪峰;分洪后降低城螺河段水位有限”的会商意见。仅仅一个小时,王俊及时签发了沙市最新水位预报,并就荆江不分洪条件下,长江中下游各站的峰值做了预报。其中,“沙市站最高洪水位不超45.30米,超高水位持续时间不超24小时,超额洪量不超2亿立方米”的预报,事后得到实测结果“沙市站最高水位45.22米、超过45.0米的持续时间22小时,超额洪量1.7亿立方米”的验证。

8月16日王俊签发的预报原件

当这份电文上传至国家防总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总总指挥温家宝,正准备第7次下荆州。登机前,他指示,荆江是否分洪,一定要听长江委的意见。随即,预报处受长江防总之命开通了至荆州宾馆的热线,一份份传真预报经由时任长江委副总工陈雪英送达首长身边。

同时,预报也发送给黎安田主任。根据这份预报,黎安田主任正式向国家防总提出了关于运用荆江分洪区工程的5点书面意见。其中提出,根据预报的水雨情,确保荆江大堤安全尚不存在不可克服的困难;分洪对缓解洪湖干堤的紧张状况没有决定性作用。

一宿无眠,彻夜无声,分洪的命令始终没有发出。当8月17日的曙光喷薄而出,当9时沙市站出现洪峰水位45.22米的那一刻,王俊及预报员们知道,他们的预报发挥了作用,在这条无形的抗洪一线上,他们也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王俊说,后来曾两次有幸聆听温家宝总理关于’98抗洪的重要讲话,对于荆江采取不分洪措施的原因,他指出,一是水雨情预报的精确判断,二是人民解放军守护大堤的决心和信心。充分表达了对长江委防汛技术力量的肯定。

经历了6次洪峰的洗礼,尽管预报处值班室里到处堆着方便面袋和矿泉水瓶;尽管值班室地上依然横七竖八铺满了凉席;尽管大家略显疲态。但在应对第7、8次洪峰时,大家已从容了许多,亦能镇定如昔。

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情会商

与洪水的博弈,不仅是预报。遍布长江流域的一线水文职工,就像长江水文预报体系中的末梢神经,坚守在每一个断面,收集水文情报。为此,许多水文职工,在淹水的站房里浸泡了一个多月。在48段制报汛时,半小时一次的间隔时间,来不及回站房,于是,一人腰间系上麻绳在水边看水位,一人站在岸上牵住绳子,以免因为疲劳栽进水中……在内业,水文分析计算人员抓紧论证得出1998年洪水重现期为30-60年,是20世纪仅次于1954年的又一场流域性大洪水的结论,为《中国’98大洪水》白皮书的编纂提供技术支撑。

20年过去,水文测报方式方法不断创新,长江水文预报能力得到跨越式发展,预报队伍发展为水文局情报预报中心及上游、三峡预报中心,也有了自己的首席预报员,情报预报中心以优异的预报成绩单从容应对了2010、2012、2016、2017年洪水。据王俊介绍,’98大水之后,国家加大对水利的投入,为水文预报的发展带来新的契机。长江水文率先在全国启动118水文站流域自动报汛,自主开发的“长江防洪预报调度系统”国内外领先,在业内独树一帜;河道洪水预报拓展为以三峡为核心的长江中上游40座梯级水库群参与的河系联合预报。从前单一的洪水预报,添加了水资源、水环境等模块,依托具有2.9万个水文站点的长江流域综合监测站网体系,正拓展为服务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全天候水资源水环境预报。长江水文人正努力践行“社会水文、绿色水文、智慧水文、和谐水文”,积极服务于长江委“四个长江”建设,共谋新发展!

“我在长江水文这三十六年,经历了许多场洪水,也经历了许多水利水文大事件,例如97三峡工程大江截流、08汶川水利抗震救灾、10舟曲泥石流淤堵河道抢险等等,唯有98抗洪对我的锻炼是最全面的,也促使我开始多角度思考一些重大问题,这份经历令人难以忘怀”,王俊说。是的,长江水文一步步走过的往昔,包括了许许多多难以忘怀的人和事,也包括1998年的抗洪测报,成为一个集体不可磨灭的印像,值得历史铭记!

 责任编辑:杨杰

关闭